>

大同辽代壁画墓葬整体搬迁,开创大型壁画搬迁

- 编辑:韦德国际1946 -

大同辽代壁画墓葬整体搬迁,开创大型壁画搬迁

两座在地下沉睡千年的辽代壁画墓葬,近日被整体搬迁至山西大同云冈石窟研究院一间特制的大房子内。据介绍,这样将两座古墓葬实行一体打包、整体搬迁保护的做法在国内尚属首次。

核心提示:在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有一幅是唐代大画家、宰相韩滉所做的《五牛图》,两年前,韩滉之父,同样曾是唐朝名相的韩休之墓面世。

今年4月,在大同市五洲西二路一建筑工地,发现两座古墓葬。考古人员清理墓室时发现,两座墓葬四壁都有彩色壁画,绘制的图案分别是奏乐、宴饮、侍女、出行、动物、花草等内容,绘画技法娴熟,布局严谨,画面人物刻画传神,服饰鲜明。文保专家认为,保存如此完好的辽代墓葬壁画在大同市颇为少见,为研究辽代时期绘画艺术、服饰、音乐、饮食以及生活习俗和丧葬文化等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图片 1

为更好地保护和研究这两座墓葬,大同市文物部门决定对其进行整体搬迁保护。经过一个多月的前期清理和精细打包,5月30日,两座墓葬开始整体迁移。大同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侯晓刚介绍,打包前,先用专用药水对壁画颜料层进行加固,用木方做内部结构支撑,然后在壁画外面用石膏、麻布片对墓葬的砖体加固,之后再用钢架做笼,用槽钢把墓室底部与地面分离,最后用工字钢作为吊装的承重。侯晓刚说,这样壁画墓就被加固成了铜墙铁壁,可确保在搬运过程中万无一失。

文保专家对壁画进行加固

下一步,待保存环境设施完善并达到恒温恒湿条件后,专家将对墓葬壁画进行全面修复,并适时向公众展示。

图片 2

文保专家现场商讨保护方案

图片 3

精美的壁画

在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有一幅是唐代大画家、宰相韩滉所做的《五牛图》,两年前,韩滉之父,同样曾是唐朝名相的韩休之墓面世。令人惊喜的是,该墓居然是壁画墓,虽然被盗严重,但壁画保存较好,有乐舞图、独屏山水画等,壁画中的内容令考古与美术界都颇为震撼。

然而,由于受地下水、微生物等影响,壁画已经出现了霉菌、空鼓、起翘变形、酥碱和剥落等病害,墓室已经无法保证壁画安全。文物部门从2014年7月开始,经过一年多的不懈努力,对壁画成功实施了揭取,随后整体搬迁保护。

意外发现大唐宰相韩休墓

韩休墓位于西安市长安区郭新庄村南,唐杜陵东南两公里的少陵原上。“该墓的发现,与我国从美国追回的国宝文物——唐贞顺皇后敬陵石椁案有关。”韩休墓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专家刘呆运说,2009年,陕西历史博物馆文物征集处在追索武惠妃石椁的过程中,从警方缴获的以杨斌为首的犯罪团伙的移动硬盘中,意外发现了一批绘制精美的唐代壁画。通过考古工作者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及监狱管教的耐心劝说,2013年下半年,杨斌终于指认其盗掘、拍摄的唐代壁画墓地址位于西安市长安区郭新庄村。2014年2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陕西历史博物馆以及西安市长安区文物局联合组成郭新庄考古队对该唐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根据出土墓志得知,墓葬主人是唐代着名画家韩滉的父母韩休与柳氏的合葬墓。墓葬深约11米,坐北向南,墓道至墓室总长约40米,是一座由长斜坡墓道、5个过洞、5个天井、甬道和墓室组成的唐代高等级墓葬。虽然遭到严重盗扰,但墓葬形制基本保存完整。墓葬出土了鸡、鸭、牛、马、骆驼等陶质文物140余件。

“该墓葬毗邻的都是唐代的王侯将相。”刘呆运介绍,墓葬西侧是着名的唐韦氏家族墓(韦氏,唐中宗李显皇后,其家族墓又称“荣先陵”)、郭子仪家族墓、长孙无忌家族墓,南侧是唐武惠妃敬陵,东侧是唐代宰相杜如晦的家族墓葬,真可谓唐代的名人墓葬群。此前,西安碑林博物馆曾征集到一方在韩休墓附近出土的韩休四代孙的墓志,结合该墓葬位置,考古专家推测,韩休的墓葬也许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墓葬,其周围应当也是一处唐代大型墓葬群——韩氏家族墓地。若真如此,韩滉墓的发现或许将为时不远。

小棉签蘸蒸馏水为壁画“洗脸”

由于被盗严重,该墓葬仅有一个壁龛残存有骑马俑、仕女俑等140余件,墓室内已空无一物。然而令人惊喜的是,在甬道和墓室四周及顶部,全部都绘有精美壁画。

在这些壁画中,东壁的壁画最为完整,这也是近十年内我省发现的最完整的乐舞图,整个画面显示出成熟的绘画技法,画面中间为芭蕉树,两边分别是男女乐队,手执乐器正在演奏,中间一男一女两个舞者正在跳舞;墓室的西壁为6幅树下高士图,呈现屏风的模样。遗憾的是2幅已经被切割盗取,只留下4幅。每一幅均为不同的树,树下站着一位先贤;墓室的南壁是朱雀图,北壁分两部分,北壁西侧为玄武图,玄武是龟和蛇的混合体,其外貌是一条蛇盘缠着一只大龟的一种灵物,遗憾的是中间被盗墓贼破坏了,北壁东侧为山水图。墓室顶部绘有星象图。这些壁画的绘画技法娴熟,水平十分高超。

“墓室内的精美壁画,是五六个文保人员花费了两三个月时间清理出来的。”已有30年壁画揭取经验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壁画保护部副部长杨文宗告诉记者,这个过程十分缓慢,用小棉签蘸上蒸馏水等液体,一点点将壁画表面的泥土、霉菌等清洗干净,这一切都是在对壁画无害的基础上进行的。

“就好像医生,在看病动手术前,首先对壁画进行全面会诊,根据不同的病害拿出相应的治疗措施,之后采取物理、化学的方式为壁画‘治病’。”作为唐韩休墓壁画保护技术项目的负责人,杨文宗和他的团队在壁画现场保护中细致入微,不敢有丝毫马虎。

铺宣纸刷桃胶 炭火炉子烘烤

由于壁画距今1000多年,长期处于地下,受地下水、微生物等影响,已经出现了霉菌、空鼓、起翘变形、酥碱和剥落等病害,墓室已经无法保证壁画安全,文物部门决定进行揭取,随后搬迁保护。

在揭取前,文保专家还会对壁画先进行预加固,根据不同的病害采取不同的治疗措施。比如酥松的地方注入加固剂,使其表面稳固,对起翘、脱落的边缘进行填补等,之后文保专家则拿来类似于浴霸一样的烘烤设备,对准备揭取的部位进行烘烤。“壁画本体含水量大,会影响加固药水的吸收,所以要进行烘烤。”参与壁画保护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烘烤后,还要给壁画喷洒药物,使壁画表面、色彩达到稳固。在烘烤壁画的同时,记者发现已有文保专家开始熬胶,专家说这种胶的名字叫“桃胶”,是植物的,对壁画无害。

杨文宗的助手们将事先准备好的宣纸,按照要求逐一平铺在壁画表面,他则开始在纸上一遍又一遍的涂抹桃胶。由于涂抹了胶水,壁画被牢牢地粘在宣纸上。贴上的宣纸烘到干湿度适宜时,文保人员会在上面再盖上一层纱布,再刷一层桃胶,以便进一步加固。当这一道工序完成后,炭火炉子被抬到了墓室中,继续进行烘干。加固之后的壁画不论是保存完整的部分,还是碎块碎渣,都不会因为揭取而脱落。

“壁画的揭取搬迁工作早从2014年7月就已经拉开序幕,考古人员将墓室打开并清理后,陕历博壁画保护部的文保修复人员即对韩休墓壁画进行了前期的信息提取、现状记录、病害调查研究、科学检测分析、环境监测等工作。”杨文宗告诉记者,关于韩休墓壁画揭取先后开过3次专家论证会,计划分为两个阶段实施。根据该方案设计的技术路线、实施步骤,文保人员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使用传统的铲取法完成了第一阶段壁画的揭取工作,成功揭取包括甬道两侧壁画及墓室四幅高士图壁画;之后根据安排又于2015年7月底对墓室内的玄武图及穹顶部位的日、月、星象图三幅壁画采取传统方法进行了揭取,两次揭取壁画共计18幅,总面积约30㎡,现已全部放置壁画中心修复室并陆续开展后期加固、修复工作。

高科技材料加固 3幅大型壁画成功“搬家”

第二阶段工作从2015年8月初开始,分别对位于墓室东壁、北壁、南壁的乐舞图、山水图、朱雀图三幅壁画实施整体搬迁。“墓室的墙砖历经千年,十分脆弱,砖和砖之间只用松散的土来链接,一旦挪动位置就会给壁画带来毁灭性的损害。”杨文宗说,从2015年10月下旬至11月底,文保人员开始对墓室穹顶及墓室砖墙拆除,对拆卸下来的砖逐一进行编号,为日后的复原提供依据。随后对壁画进行表面渗透加固、空鼓灌浆、表面封贴,打石膏包等整体搬迁之前的保护工作。同时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合作,使用其研制的专利产品——延性混凝土材料填补壁画背面砖缝,加固整个砖墙体,实验室试验证明,经过这种材料加固后,即使墙体推倒,墙砖也不会散。最后再在壁画外围整体安装钢架固定,实施吊装。

“对北壁壁画吊装时,专家们遇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墓室东壁的乐舞图和即将吊起的墓室北壁的山水壁画呈一个直角,如何顺利地将其分离就是考古工作者首要解决的难题。”杨文宗说,专家们用木方撑住了山水壁画,总算有惊无险地把壁画吊起并装上了卡车。然而,在2015年11月27日吊装东壁最大幅的乐舞壁画的时候,情况就没有那么乐观了。进入到11月底,寒冷的天气使大地已经开始上冻,太阳一出来,工地变得十分泥泞,以至于吊装壁画的车都无法进门。经历了几番周折后,吊装壁画的工作才恢复正常,打包好的壁画被吊起搬离现场。

至此,为期一年四个月的壁画保护、揭取、搬迁工作顺利完成。

“韩休墓壁画揭取搬迁是一次传统方法与新科技的紧密结合过程。现场的进度、状况,甚至方案的修正、制定,都没有任何现成模式可参考。这是我省乃至全国首次整体搬迁体量如此之大的3幅大型壁画,很多技术和方法都在学界开创了先河。”杨文宗说,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关注韩休墓的壁画,然而,对韩休墓壁画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其中还有很多谜团等待着人们去揭晓答案。

本文由艺术展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同辽代壁画墓葬整体搬迁,开创大型壁画搬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