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实主义艺术大师,艺术的演绎洞悉真实人生

- 编辑:韦德国际1946 -

现实主义艺术大师,艺术的演绎洞悉真实人生

门采尔 腓特烈听桑索西长笛音乐会

腓特烈听桑索西长笛音乐会-门采尔

在表现与工业生产有关的作品中,色彩的微妙变化也是耐人寻味的,他似乎习惯于用色调来暗合主体形象的心理状态,完成人物由现实困境到精神困境的探索,直面人性主题。作品《在锻铁炉旁》刻画了逆光下劳作的锻铁工人,画面中背景环境阴暗晦涩,与主体形象穿着的粗陋衣服相互映衬,形成压抑沉闷的气氛,锻铁炉的火光炙烤着脸庞,汇聚着辛酸与汗水,也暗含着艰辛与不易;与其不同的《在建筑基座上砌砖的工人》将描绘的环境由室内转为室外,人物形象井然有序,在轻薄淡雅的色调中尽显砌砖等劳作过程的细节,画面捕捉了瞬间性的色与光,运用写实性的笔触以及色彩本身去塑造人物形象的体积感与量感,形成画面语体的进一步强化,诠释出人物砌砖工作时的真实状态;当然,最具有标志性的《轧铁工厂》是代表门采尔艺术成就的重要作品,在这幅以重工业工人劳动生活为主题的大型油画中,黑影强光的选用让画面具有了一种凝重的戏剧效果。画面中心喷吐的火焰渐渐照亮了幽暗、窒息的工厂环境,逐步烘托出紧张忙碌的气氛,有关生产流程的每一个细节都力求准确真实:污秽的车间,随处可见的链条、传送带,生铁柱支起的厂房,在这样的环境中,手持铁链、铁钩的工人繁重而紧张地劳作着,有的疲惫地拭去脸上的汗水,有的工作间隙匆忙吃几口午饭,这幅画作逼真再现了工人辛勤劳作的场景,但我们却分明感觉到资本家的在场,感觉到遮蔽在黑影强光下的种种黑幕,在这种标志着工业化大生产的辉煌时期中它带来的是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与时代进程的加快,但它也意味着钢铁框架对人们心灵的桎梏,自由的远离,人性的摧残与尊严的丧失。画面中心的火焰形成了微弱的光源,慢慢向四周的黑暗延伸,而这些身处其中的工人形象仿佛正在物欲膨胀的资本社会中愈陷愈深,甚至沦为机器的奴隶,被无声的黑暗慢慢吞噬。

编辑:admin

门采尔对艺术的专注和努力也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和爱戴,在有生之年就获得了“艺术大师”的称号,享有最高的声誉,70岁被聘为柏林大学名誉校长,71岁被彼得堡美术学院聘为荣誉院士,90岁去世时德国皇宫为他举行了只有元帅、将军才能享有的盛大葬礼。

也许,门采尔在艺术语体与现实题材之间一直试图以写实语言的探索诠释出不同的人生经历、价值、命运,以及更加深刻的精神内涵,在他的画风中,也历经古典情结、浪漫情调以及表现工人题材的苦难现实,完成了由宫廷生活到贫苦百姓的巨大转变,不仅打破了一味反映王权或者迎合上流贵族审美需求的倾向,同时,也不再拘泥于世俗小情景的诗意吟唱,他在直面生活的视角中洞察了工人阶级这一随着资本主义大发展而正在崛起的新生力量,他们是社会发展的巨大动力,但却生活在贫穷之中,门采尔的工人作品正视了这种困顿的现实,并予以深度剖析,力求以真实客观的态度批判性地审视社会。

门采尔的作品有的关注轻松欢快的生活,有的反映肃重深沉的主题,他始终站在公正客观的立场上描绘人生,揭示出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上层社会的衣食富足、享乐安逸,与贫苦工人的悲惨境遇,这不仅深化了社会的两极,也揭示出人性对立的两面,从而反映出两种截然相对的人生观与情感立场。虽然这些作品在写实要素中呈现出各自独立的审美内涵,但是门采尔描绘的工人系列作品,特别是《轧铁工厂》由于揭示了资本主义存在的剥削与被剥削的生产关系,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时代进程中的社会矛盾,因而更具有划时代的思想意义。

门采尔说:“什么问题?”

门采尔 在建筑基座上砌砖的工人

门采尔善于写生,并有着扎实的素描基础,在有关腓特烈大帝的系列作品中,他以自己的艺术体验探索到了有关历史主题与写实技法进行统一表达的契合点,叙事的轮廓中逐步还原了真实化的情感,褪去了人物的神秘光彩。在作品《腓特烈听桑索西长笛音乐会》中,写实手法体现于画面的每一处细节。幻妙的音乐,精致的灯盏,婉转的长笛,闪烁的烛光,每一种物象的和谐构置复原了一幅展现上层社会风貌的画面,朦胧的黄色调蕴含着几分诗的光华,将暖意聚焦于画面中心,暗褐色的背景逐步向外延伸,主体形象手持长笛,略带沉思,美妙的音符流淌着抒情的旋律,与豪华气派、雍容华贵的宫廷生活产生视觉与听觉的和谐之美。作品以音乐会的现场感实现了人物身份的转换,既彰显了腓特烈大帝至高的权威与尊严,又能以他喜欢长笛这一兴趣爱好入手,展现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并以此阐释了有关性格特征、人格气质等方面的微观细节,以形神的统筹诠释出人物在精神层面的情感温度。

图片 1

门采尔善于写生,并有着扎实的素描基础,在有关腓特烈大帝的系列作品中,他以自己的艺术体验探索到了有关历史主题与写实技法进行统一表达的契合点,叙事的轮廓中逐步还原了真实化的情感,褪去了人物的神秘光彩。在作品《腓特烈听桑索西长笛音乐会》中,写实手法体现于画面的每一处细节。幻妙的音乐,精致的灯盏,婉转的长笛,闪烁的烛光,每一种物象的和谐构置复原了一幅展现上层社会风貌的画面,朦胧的黄色调蕴含着几分诗的光华,将暖意聚焦于画面中心,暗褐色的背景逐步向外延伸,主体形象手持长笛,略带沉思,美妙的音符流淌着抒情的旋律,与豪华气派、雍容华贵的宫廷生活产生视觉与听觉的和谐之美。作品以音乐会的现场感实现了人物身份的转换,既彰显了腓特烈大帝至高的权威与尊严,又能以他喜欢长笛这一兴趣爱好入手,展现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并以此阐释了有关性格特征、人格气质等方面的微观细节,以形神的统筹诠释出人物在精神层面的情感温度。

门采尔素描作品

之后,他发现他的画风和画技有了明显提高。他试着把几年以来画出的几幅满意的作品拿出去卖,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人们纷纷称赞他的画,并且有人愿意花很高的价钱把它买下来。这之后不久,这个青年人成了当地很有名的画家。 ​

门采尔的作品有的关注轻松欢快的生活,有的反映肃重深沉的主题,他始终站在公正客观的立场上描绘人生,揭示出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上层社会的衣食富足、享乐安逸,与贫苦工人的悲惨境遇,这不仅深化了社会的两极,也揭示出人性对立的两面,从而反映出两种截然相对的人生观与情感立场。虽然这些作品在写实要素中呈现出各自独立的审美内涵,但是门采尔描绘的工人系列作品,特别是《轧铁工厂》由于揭示了资本主义存在的剥削与被剥削的生产关系,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时代进程中的社会矛盾,因而更具有划时代的思想意义。

门采尔的写实作品触及到社会的各个层面,既有上层贵族,也有普通平民,面对着纷繁多变的社会,他不仅善于运用技法让形象生辉,同时也表现出理性的敏锐,他始终以客观现实为立场聚焦复杂多变的人性片段,透过工业繁荣的时代赞歌,洞察到权势与物欲的纠缠,贪婪与丑恶的阴暗,用艺术的演绎洞悉真实的人生。

门采尔是著名的素描大师,他造型严谨,笔法生动,很有表现力。初次看门采尔的作品,就觉得画面非常的严谨,厚重有力,让人看了印象极为深刻,这都源于门采尔对待自己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十分严肃的,同一个题材,他往往要经过很长时间,一再深入研究后又反复重画,直至满意为止,决不半途而废。

编辑:admin

如果说,历史题材的作品表现出还原史实原貌时的严谨与考究、工整与庄重,那么风俗风景作品则传达出一种与之相反的轻松、愉悦的情感基调。可以说,门采尔在对于社会风貌的把握时,轻松安适的生活情致跃然纸上,艺术视角由原有的历史写实转变为塑造生活现实。《莫里特佐夫的小酒馆》等作品即是对惬意闲适的时光进行捕捉,把各色人物同构于画面中,刻画每个形象从外在姿势动态到内在心理特征的变化,既能把握住含蓄内敛的整体风貌,又能在每一种表情中充分挖掘个性化的神采。作品《可爱的动物园》中,围栏外欣赏动物的男女老幼体态不一,服饰各异,孩童表情中的顽皮,妇人的凝神以及老者的专注,与相互聊天的人群共同构成人生百态。这些作品虽然延续了门采尔扎实的写实技巧,但风格趋于和缓、明朗,褪去了纯粹模仿再现的功能,而是在写实的基础上带有了主观情绪的体验以及主观表现性的色彩氛围。画面铺叙着清雅、柔和的浅黄色调,葱郁的草木、悠闲的人群、活泼的动物都沉浸于一种安谧的视角中随时光流溢季节的颜色,一种和谐有序的生命状态弥漫着田园诗般的韵味,抒情而浪漫,别致而温馨。

图片 2

门采尔的写实作品触及到社会的各个层面,既有上层贵族,也有普通平民,面对着纷繁多变的社会,他不仅善于运用技法让形象生辉,同时也表现出理性的敏锐,他始终以客观现实为立场聚焦复杂多变的人性片段,透过工业繁荣的时代赞歌,洞察到权势与物欲的纠缠,贪婪与丑恶的阴暗,用艺术的演绎洞悉真实的人生。

也许,门采尔在艺术语体与现实题材之间一直试图以写实语言的探索诠释出不同的人生经历、价值、命运,以及更加深刻的精神内涵,在他的画风中,也历经古典情结、浪漫情调以及表现工人题材的苦难现实,完成了由宫廷生活到贫苦百姓的巨大转变,不仅打破了一味反映王权或者迎合上流贵族审美需求的倾向,同时,也不再拘泥于世俗小情景的诗意吟唱,他在直面生活的视角中洞察了工人阶级这一随着资本主义大发展而正在崛起的新生力量,他们是社会发展的巨大动力,但却生活在贫穷之中,门采尔的工人作品正视了这种困顿的现实,并予以深度剖析,力求以真实客观的态度批判性地审视社会。

如果说,历史题材的作品表现出还原史实原貌时的严谨与考究、工整与庄重,那么风俗风景作品则传达出一种与之相反的轻松、愉悦的情感基调。可以说,门采尔在对于社会风貌的把握时,轻松安适的生活情致跃然纸上,艺术视角由原有的历史写实转变为塑造生活现实。《莫里特佐夫的小酒馆》等作品即是对惬意闲适的时光进行捕捉,把各色人物同构于画面中,刻画每个形象从外在姿势动态到内在心理特征的变化,既能把握住含蓄内敛的整体风貌,又能在每一种表情中充分挖掘个性化的神采。作品《可爱的动物园》中,围栏外欣赏动物的男女老幼体态不一,服饰各异,孩童表情中的顽皮,妇人的凝神以及老者的专注,与相互聊天的人群共同构成人生百态。这些作品虽然延续了门采尔扎实的写实技巧,但风格趋于和缓、明朗,褪去了纯粹模仿再现的功能,而是在写实的基础上带有了主观情绪的体验以及主观表现性的色彩氛围。画面铺叙着清雅、柔和的浅黄色调,葱郁的草木、悠闲的人群、活泼的动物都沉浸于一种安谧的视角中随时光流溢季节的颜色,一种和谐有序的生命状态弥漫着田园诗般的韵味,抒情而浪漫,别致而温馨。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轧铁工厂

图片 6

在建筑基座上砌砖的工人

在表现与工业生产有关的作品中,色彩的微妙变化也是耐人寻味的,他似乎习惯于用色调来暗合主体形象的心理状态,完成人物由现实困境到精神困境的探索,直面人性主题。作品《在锻铁炉旁》刻画了逆光下劳作的锻铁工人,画面中背景环境阴暗晦涩,与主体形象穿着的粗陋衣服相互映衬,形成压抑沉闷的气氛,锻铁炉的火光炙烤着脸庞,汇聚着辛酸与汗水,也暗含着艰辛与不易;与其不同的《在建筑基座上砌砖的工人》将描绘的环境由室内转为室外,人物形象井然有序,在轻薄淡雅的色调中尽显砌砖等劳作过程的细节,画面捕捉了瞬间性的色与光,运用写实性的笔触以及色彩本身去塑造人物形象的体积感与量感,形成画面语体的进一步强化,诠释出人物砌砖工作时的真实状态;当然,最具有标志性的《轧铁工厂》是代表门采尔艺术成就的重要作品,在这幅以重工业工人劳动生活为主题的大型油画中,黑影强光的选用让画面具有了一种凝重的戏剧效果。画面中心喷吐的火焰渐渐照亮了幽暗、窒息的工厂环境,逐步烘托出紧张忙碌的气氛,有关生产流程的每一个细节都力求准确真实:污秽的车间,随处可见的链条、传送带,生铁柱支起的厂房,在这样的环境中,手持铁链、铁钩的工人繁重而紧张地劳作着,有的疲惫地拭去脸上的汗水,有的工作间隙匆忙吃几口午饭,这幅画作逼真再现了工人辛勤劳作的场景,但我们却分明感觉到资本家的在场,感觉到遮蔽在黑影强光下的种种黑幕,在这种标志着工业化大生产的辉煌时期中它带来的是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与时代进程的加快,但它也意味着钢铁框架对人们心灵的桎梏,自由的远离,人性的摧残与尊严的丧失。画面中心的火焰形成了微弱的光源,慢慢向四周的黑暗延伸,而这些身处其中的工人形象仿佛正在物欲膨胀的资本社会中愈陷愈深,甚至沦为机器的奴隶,被无声的黑暗慢慢吞噬。

门采尔的素描大多是速写式的,他的素描以各种富有表现力的线条为主,线面结合,基本的特点是造型严谨、解剖明确、笔法生动、富有表现力。门采尔把坚硬的铅笔、柔和的木炭、厚重的粉笔、轻快透明的水彩等工具融入他的素描之中,使素描产生非同寻常的视觉效果。

青年人说:“我常常能一天画一幅画,可卖出它却总要一年的时间。”

图片 7

门采尔创作晚期的铅笔肖像画尤其出色,如作品《老妪头像习作》,老人的表情深沉,凝聚了无声的悲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让观众为之动情。作品中老妇人头巾的褶皱、灰白的头发和忧伤的神情,处处显现出门采尔高超老练的素描手法。(这幅画网上没有搜到,云子到书中给大家拍来的,画质可能不佳,大家见谅~~~)

门采尔微微一笑说:“年轻人,你可以换着试一下。你把一天画出的画用一年时间去画,看能不能把一年的卖画时间缩短为一天。”说完,门采尔就走了。

年轻人回去之后,开始的一段时间,还总是不能把画画的速度慢下来。后来,他迫使自己耐心构思、揣摩,而且闲暇之余苦练基本功,力求每一笔下去都能传神,如果有一笔是败笔,就毁掉重画。

图片 8

​  他最著名的作品是《轧铁工厂》,是较早反映工人劳动和生活的油画作品。他的创作题材广泛,画有历史画、风俗画及风景画等。作品有历史画《无忧宫的宴会》、《无忧宫音乐会》、《 威廉一世加冕礼》,风俗画有《轧铁工厂》、《舞会晚餐》、《柏林波茨坦铁路》、《阵亡烈士葬仪图》等,他凭记忆作画画了5000余幅素描和速写,造型严谨、解剖明确、笔法刚劲、生动自如,被誉为“素描大师”。

图片 9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门采尔的专注:  有一天,一位青年画家碰到了 德国著名画家门采尔,他当即向门采尔请教说:“尊敬的先生,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你能给我解决的方案吗?”

本文由艺术展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现实主义艺术大师,艺术的演绎洞悉真实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