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考专升本艺术概论舞蹈作品赏析二,关于舞蹈

- 编辑:韦德国际1946 -

成考专升本艺术概论舞蹈作品赏析二,关于舞蹈

图片 1

准确的音乐形象能帮助舞蹈在整个排演过程中对情绪的表述、体现性格、明确情节,烘托气氛。就调式音乐而言,我们所讲音乐形象元素的具体表现、即乐曲主旋律,它有着广阔的表现领域,如民族风格以及音乐材料陈述和展开的民族习惯。与编导第二种矛盾体现在旋律是否动听,是否易记,这与编导和作曲家的个人审美和能力有极大关系,一般来说,形象准确而且动听的旋律能令舞者兴奋与激动,这是作曲家的艺术修养和技法所决定的。不考究音乐结构,缺乏对原生态生活的体验,则缺乏生动准确的音乐情感,另外肤浅幼稚的配器手段更会令编导失望,这种矛盾只能更换作曲家,而别无其他选择。准确鲜明的音乐形象,才能帮助并激发编导和演员的想象力,从而塑造出丰满、深刻、有感染力的舞蹈艺术形象。

舞蹈艺术: 1.舞剧《丝路花雨》 舞剧《丝路花雨》1979年首演于甘肃兰州,赵之洵、刘少雄等合力创作。《丝路花雨》以中国大唐盛世为背景,以活跃的敦煌壁画舞姿为主要舞蹈语言,造型、音乐、舞技都堪称完美。把故事性和艺术性完美结合,描绘了一个跌宕起伏、充满恩爱情仇、悲欢离合的故事。在舞蹈结构上,突出了独舞的空灵和群舞的恢弘,女主角英娘舞段中的琵琶舞、波斯舞、盘上舞等被认为开创了敦煌舞独特的艺术流派。音乐采用以我国民族乐队为主的混合乐队演奏,以我国古典音乐为基础,吸收了《春江花月夜》、《月儿高》等民族古曲的韵味和调式特点,以及民间戏曲音乐的表现形式,同时还吸收了与丝绸之路有关的回族、维吾尔族的音乐素材,具有浓郁的古典音乐风格和鲜明的民族特色,还将波斯音乐素材加以发挥,体现了波斯人的风俗特征。该舞剧被誉为中国民族舞剧的典范。 2.芭蕾舞剧《白毛女》 中国经典芭蕾舞剧。胡蓉蓉等创作。1945年,西北战地服务团从晋察冀前方回到延安,并带回40年代初流行于河北阜平一带有关白毛仙姑的传说。叙述了一个被地主迫害的农村少女只身逃入深山,在山洞中坚持生活多年,因缺少阳光与盐,全身毛发变白,又因偷取庙中供果,被附近村民称为白毛仙姑,后在八路军的搭救下,得到了解放。贺敬之、马可等据此创作五幕歌剧《白毛女》。1965年,上海舞蹈学校根据原有题材,在保留原作基本人物关系和戏剧冲突的基础上,浓缩情节,大量运用中国民间舞蹈、古典舞蹈的动作,使之与芭蕾舞艺术相结合,诞生了民族芭蕾舞剧《白毛女》。《白毛女》在中国芭蕾舞剧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以其鲜明的中国特色立于世界芭蕾艺术之林,成为民族芭蕾舞剧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是现代生活内容和芭蕾艺术形式的完美结合,在塑造人物方面,既运用芭蕾语汇,又吸取中国民族民间舞、传统戏曲以及武术之长来充实和丰富表现手段,在此基础上去创造符合剧中人物性格的新的舞蹈语汇,服务于剧情的发展:喜儿的纯真、甜美和变成白毛女后的坚韧、刚毅;大春的朴实、敦厚和参军后的英勇、干练;黄世仁的阴险、毒辣都深刻鲜明。而音乐更是优美动听,经久传唱。 3.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中国经典芭蕾舞剧,1964年首演,是第一部最成功的中国大型芭蕾舞剧。李承祥等编导。根据同名电影改编成。讲述中国第二次革命时期的故事:受尽折磨的琼花,因不堪忍受地主南霸天的压迫,逃离虎口,巧遇红军党代表洪常青,经过他的引路,琼花参加了娘子军,历经磨练和考验,成长为卓越的革命战士。洪常青牺牲后,她接过红旗英勇向前。向前进,向前进舞剧中的音乐早已唱遍大江南北,没看过《红色娘子军》的人,也曾听过这些旋律优美、节奏有力、通俗易懂的音乐,也曾受过它的感染。剧中所展现的南中国风情、女性细腻的情感、澎湃的革命激情,都为同类作品中少见,都为我们演绎了一幕精彩的红色南海情。这部舞剧以震憾人心的悲壮情节,恢宏绚丽的场面,鲜明的人物形象以及海南岛的地域风情,在芭蕾舞台上破天荒地塑造了英姿飒爽的穿足尖鞋的中国娘子军形象,将芭蕾的精华与中国的气派融为一体,被称为中国第一部表现革命题材的芭蕾舞剧,为世界芭蕾舞坛增添了一朵奇葩。 4.杨丽萍的孔雀舞: 中国民族舞蹈的代表性作品,其表演艺术家杨丽萍是中国民族舞蹈的标志性人物。孔雀舞产生于人们对自然、对生命、对精神的表达、认知,是云南傣族人的信仰,他们觉得孔雀是最美的,它象征着自然美好。像孔雀这样的一个生命繁衍的象征,孔雀开屏是为了吸引异性。这种舞蹈是他们的一种仪式,民间广为流传。杨丽萍通过舞台把对舞蹈的感觉展现出来少数民族对孔雀的一种独特理解,一种舞蹈形式,审美定位产生这样的舞蹈。舞蹈寄寓了傣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表达了吉祥、和平、幸福、欢乐的心声。舞台上的形象是孔雀,也是傣家少女情感、思想、性格、心灵的真实流露与写照。不仅摹其形,而且抓其神韵,以神带形,形神兼备,心犀相通。杨丽萍大胆创新,吸收了现代舞充分发挥人体动作的特点,创造了新的语汇,动作更奔放、挺拔、舒展、浑厚,更富有现代感。 5.芭蕾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罗密欧与朱丽叶》,经典芭蕾舞剧,1935年在莫斯科大剧院首次公演。作品不论在结构规模、人物性格以及戏剧深度,都可算是众多版本之佼佼者,艺术价值最为突显。这部芭蕾舞剧充分显示了普罗高菲夫对旋律线条的匠心独具。在固定的和声与难以预料的转调手法的烘托之下,创作出独特魅力、感染力,令人永难忘怀的旋律,尤其是在刻划男女主角的情感上,更是动人与美幻。结构和富于创意的舞蹈编排,包括融入交响性的编舞方法,构成一种独特的舞台风貌。把技巧的发挥融合在戏剧进程中,强调切题而不耍弄技巧,因而在极具观赏性的富丽堂皇的舞蹈场面里,不时闪跃出晶亮的人物性格、内心活动的火花。双人舞是最能显示编导水平也最能代表整部舞剧特色的核心舞段。《罗密欧与朱丽叶》以清新秀丽的舞蹈语汇描述缠绵排恻的情感世界,不但新颖而悦人眼目,以浓烈打动人心。第三段双人舞的结尾异常巧妙而意味深长:罗密欧一次又一次地托举朱丽叶使之像踏在一层又一层台阶上回到阳台既是爱的真情流露,也是美的充分展示。 6.芭蕾舞剧《天鹅湖》 经典芭蕾舞剧,自莫斯科首演以来,已有100多年历史,至今在世界各国仍受到广大观众喜爱,成为芭蕾舞的代名词。 《天鹅湖》故事取材于德国中世纪的民间童话,由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谱乐。讲的是美丽的公主奥杰塔在森林湖畔嬉戏,一只本是怪鸟变成的魔王罗特巴尔特,施展魔法将公主奥杰塔变成了一只天鹅。王子齐格弗里德的成年之日,母后要为王子举行选妃舞会,王子闷闷不乐,忽见一群白天鹅掠过天空,王子随即持弓尾随来到湖畔,正要向一只头戴皇冠的白天鹅举弓射击,奥杰塔缓缓地站起掸理着羽翼向王子哀诉委屈。在小提琴与大提琴交替重奏的抒情乐曲中,奥杰塔与王子跳起了大段慢板的双人舞,王子对公主深表同情并产生了爱情。王子向公主起誓,要以纯真的爱情战胜魔法,让公主恢复人形。在选妃的舞会上,各国来宾相继跳起了各国民族舞蹈。魔王为了破坏王子与奥杰塔的誓约,将自己的女儿变成黑天鹅,假冒公主闯进宫来,以妖媚的舞蹈诱惑王子,两人跳起了著名的黑天鹅双人舞。魔王以为王子已经中计,一阵狞笑。霎时间天昏地暗,奥杰塔绝望地从窗外天空飞过,王子方知受骗,不顾一切与魔王展开了殊死的搏斗。最终,纯真的爱情战胜了邪恶,魔王被诛,公主和所有变成白天鹅的姑娘都恢复了人形,与王子欢欣起舞,迎着晨曦庆幸新生。

资料图 舞蹈从一出现便与音乐联系在一起,音乐没法离开舞蹈,舞蹈也少不了音乐。从国内外舞蹈艺术的发展历程来看,舞蹈艺术的进步和音乐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关系,两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一、舞蹈音乐段落结构和舞蹈段落结构关系分析 舞蹈和音乐虽然是两种不同的门类,但是在其发展过程中呈现诸多的相似性,即两者在段落结构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关联性。舞蹈音乐段落结构的设置主要是为了促进乐思及形象的表达,不同的音乐段落结构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来表达相同的主题,并使得主题的表示形式呈现多样化。而舞蹈段落结构的不同也有助于舞蹈内容的表现,使其展现出一定的情感,从而深化了舞蹈的内涵。二、舞蹈音乐旋律结构和舞蹈旋律结构关系分析 所谓的旋律是指舞蹈或者音乐表现过程中,作者以流动的时间形态来展现出来的自身的情思或感触,这种情思或者感触最终以音乐的高低起伏、音程的跳动而产生的音乐线条形式得到体现。为此,旋律是情感的表现形式,表现出了创造者的心情状况。同别的情思表现形式相比,旋律的表现形式具有一定的抽象性,并不能通过具体的含义来体现,而是通过五声、七音或者十二序列音乐曲表现。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使得舞蹈创作者能够充分发挥艺术想象能力,通过不同的舞蹈形式来展示音乐的情思,使得两者能够相互呼应,形成一个完美的情思表现体。 舞蹈音乐给舞蹈创作所带来的动力效果主要可以通过三方面来表达:首先,音乐可以作为一种基本节奏和旋律伴随舞蹈始终,这种形式的关系是音乐烘托舞蹈表演全程,使得舞蹈能够有良好的表现主题,并从始至终引领着舞蹈的发展变化;其次,舞蹈创作可以把音乐作为主要对象,通过音乐来获取舞蹈的内容。这种形式的关系是舞蹈以音乐为基础,并以音乐的情思为舞蹈的表现情思,两者在表现主题上是一致的;最后,舞蹈家们可以通过音乐来获得创作灵感,展示音乐所激发的自我情感。音乐和舞蹈的这种关系是当前很多舞蹈创作的形式,编舞者根据音乐带来的情感启发,创造符合音乐心境的舞蹈内容,从而具有较强的感情基础。根据上述情况描述,在舞蹈创作旋律方面可以总结为下述几个形式:一是演绎形式,即在音乐十分流畅的情况下,让编舞者随之翩翩起舞,舞蹈内容随着音乐节奏的变化而呈现相应的发展;二是对抗的形式,即脱离舞语,创造出同舞语相对的具有对抗性的形象语言,最后使得配合后的音乐和舞蹈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效果,这种形式的舞蹈创作旋律具有很强的表现感,能够从对比的形式实现主题的凸显;三是对话的形式,即把音乐仅且当作一种烘托舞蹈的角色,然后有目的地配合舞蹈动作,让舞蹈可以充分的单独展现,这种形式的舞蹈创造是以音乐为起子,启发下一步舞蹈的发展方向,具有较强的连贯性;四是忽略的形式,即音乐和舞蹈彼此单独展现,互不干扰,这种形式的舞蹈旋律创造需要具备较强的情思,能够有效地将舞蹈和音乐区别开来,从而实现彼此的独立;五是变化式,即通过另一种舞语来代替原本音乐所阐述的某种舞语,最终来获得某种特别的效果,但是最终不管是哪一种方式,都是想通过音乐旋律来推动舞蹈所展示的情绪,最终又展示旋律的意义,获得旋律和舞蹈之间最协调的合作方式,完美地将舞蹈作品表现出来。(文章作者:权静姝)

音乐结构广义来说包括旋律等表现要素,狭义来说仅是指音乐的段落设计、组合逻辑、曲式结构。

  1. 关于音乐的修改问题

我觉得要完成对结构的准确把握,从事舞蹈音乐创作的作曲家必然要比别的作曲家多点本事,那就是要熟悉舞蹈这门艺术的创作与表现规律,了解舞蹈肢体语言的节奏特征,体会和理解舞者对音乐的感受,因为你的作品对象已经不是单纯的面对一般听众,而是一个与音乐“生死之交”的舞者。

3 音乐结构与舞蹈的关系

2音乐功能与舞蹈的关系

《乐记》说:“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金石丝竹,乐之器也。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舞蹈与音乐同属非语义性的时间艺术,舞蹈的产生大概可以认为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表达情感的一种特有手段,说话说到激昂时、手势就随之而来,歌唱得兴致时会手舞足蹈。声音与动作关系如此亲密,这是舞蹈与音乐结合的最自然基础。

音乐的深刻性大多依靠曲调及和声的作用,基中包括对节拍的形成、对节奏的强调以及和声运用的关键位置。声音艺术突出的特点是瞬息即逝,丰富的作曲技法使得作曲家想尽千方百计运用各种手段来加深音乐对听众的印象。

可以说舞蹈的情节与情绪决定音乐的结构,直接受到舞蹈结构要求的制约。因此音乐结构形成过程中容易与编导产生矛盾,其中包括情绪的处理上和段落长度上的矛盾。

5. 严谨的逻辑结构能帮助舞蹈表现过程的完成,并合符舞蹈情节的展现、帮助组织和舞蹈动作的设计,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合适的速度、恰如其分的节奏律动,并由于音乐段落的变化和情绪的起伏,给予舞者对整个舞蹈结构的听觉提示。

1音乐存在的必然性

6.情节就是结构,同为时间艺术的两者在陈述和发展基本材料上,音乐的主题、舞蹈的韵律动机这两方面都面临着主题的呈现、展开、对比、再现,甚至奏鸣与交响等技法,使得两者在结构上得到默契。作曲与编导在实施具体创作前应对结构方面有较充分的酝酿,音乐结构应该与舞蹈结构是和谐的,至于删掉或增加几个小节的争论已经没有多大意义,而且也较容易解决。值得赋予更多注意力的应该是放在对音乐形象是否准确、生动,以及如何使形象更完整、更准确、更感人的讨论上。所谓,曲式结构是指示是指音乐结构严谨而言,古今中外,结构形式丰富多彩,今天我们还可以创新出有新意的曲式为我所用。一个好的音乐结构,足可以影响和改变编导的原始构思,同样一个好的舞蹈创意又能提供给作曲家丰富的暇想和启迪。

7.关于“先乐后舞”还是“先舞后乐”的问题

音乐是声音和听觉的艺术,一般来说听的远没有看的世界来得丰富多彩,而且,并不是一切声音都是人们听觉所愿意接受的,更不是一切声音都具有音乐表现力。我指的是“噪音”,令人不安的一切音响,但这种不受欢迎的音响,却与美的、悦耳的音响有强烈反差,而音乐和舞蹈也需要这种强烈的对比效果,正是这一点,使得音乐在刺激人的感官、引起人的情绪变化上更有十分大的能量。

由于音乐在表现上有一定程度的不明确性,如某段旋律不能让人们产生具象的理解,这种音响形象的游离性,只能靠舞蹈动作的表现来帮助观众明确音乐的表现。这又是舞蹈与音乐有了不中分割的必要性,音乐情绪对舞蹈有力的帮助就跟其他手段如:舞美、灯光、音效一样,直接配合视觉冲击、感染观众,直接刺激舞蹈者的感官、直到影响舞者的情绪。

从事三十多年专业舞蹈音乐制作,我享受过成功的喜悦,也经历过失败的痛苦,此文从几个方面论述有关舞蹈音乐创作的若干问题。

明智的处理方法是既解决问题又尽量减少作曲与编导之间在修改音乐问题上可能出现的矛盾。修改音乐是正常现象,一切艺术作品都是经过不断修改才能达到完善,该删除就要敢于忍痛割爱,而不考虑音乐结构完整性的随意删节,则不叫修改。如果因编导忽然将脚本大加删改,这实属合作上的悲剧,作曲家惧于涉足舞蹈音乐,就是缘于这一条极具杀伤力的鲁莽行为。就合作为缘来说双方,都应该加强艺术修养,对相互的艺术特点加深了解、熟悉对方的艺术表现手段和规律,从古今中外舞蹈音乐创作近代史中,寻觅适应今天艺术创作的有益手段,这才是解决音乐与编导合作问题健康发展方向。

单纯的舞蹈就其本质来说是动作的艺术,对观众来说是视觉的艺术,但她又有别于像绘画、雕塑等空间艺术。因为她的可动性以及为此而对比的凝固性,也是舞蹈音乐产生的形象基础,由此可以理解为舞蹈的“动”就是音乐的“响”,舞蹈的“静”就是带休止的或舒缓的音乐。这种“动”与“响”都属于刺激人感官的要素,因此,这又是舞蹈需要音乐来协助、补充、强调的审美基础,音乐在舞蹈中存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就不言而喻了。

多年的争论涉及到音乐与舞蹈创作的另一种矛盾,我认为音乐与舞蹈关系不能简单的理解为谁先谁后、谁解释谁、谁高于谁、谁听于谁。因为它们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和规律,音乐是听得见的舞蹈,舞蹈是看得见的音乐,就有如人们所说得那样: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只要能达到艺术创作目的,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探讨、尝试,舞蹈音乐史的发展历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先舞后乐的编导是在其先出舞的结构过程中,高明的编导心中还是有音乐想象存在,就算是数拍子出来的结构,也含有音乐结构概念里的节奏因素,编导心中会祈求着某种音乐结构为他服务。作曲家不妨也可以当一回后乐者,只要你能理解先舞者的结构要求,根本不必大惊小怪,同样也有编导会把心中的音乐形象需求告诉作曲家,高明的作曲家也会领悟到编导的好恶,我想这样的乐者一定受到编导欢迎。如果与一个艺术修养全面的编导合作是最愉快不过了,从这个意义来讲编导应该掌握一定的音乐知识,尤其是对旋律的丰富想象力和表达能力,他可以向作曲家提供自认为理想的主题旋律动机、乐向、乃至乐段……然后把复杂的技术工作如:曲式安排、乐思展开,乐队配器等等专业技术交给作曲家完成。与这样一位即“舞”又“乐”的编导合作,不失为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子。有朝一日作曲一栏的署名将是编导与作曲两人,此事何乐而不为。

  1. 音乐广义结构的多种表现与舞蹈关系

本文由艺术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成考专升本艺术概论舞蹈作品赏析二,关于舞蹈